现金李逵劈鱼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沉沉于心

第二章 教训

沉沉于心 夭三爷 3104 2019-06-03 18:41:13

  而她显然就是后者,还是血淋淋的教训kkkkk,那原本想要骂娘的心理转变成了感概,她微微叹了一口气kkkkkkkkkk。

  “去拿东西?kkkkk!?p>  沈沉看着她额头上的口子gggggbbbb,对着小护士道gggggggggg。

  小护士转身就去拿东西。

  于心几乎是被沈沉拽着坐在了位置上gggggkkkkk,她觉得额头好似是流血了,想要用手擦ggggg,“我真没事ggggg,这个贴个创口贴就好了gggggggggg?kkkkkbbbb!?p>  可沈沉半路抓住了她的手,冷冰冰道bbbb,“别动……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于心还没开口kkkkk,沈沉已经伸手往她额头放了放,心里顿时就火了kkkkk,这个女人难道就不懂的好好照顾自己吗bbbb?“你知不知道你发烧了?bbb!”

  于心小声道bbbbkkkkkggggg,“知道bbbbbbb!?p>  她其实挺怕沈沉的kkkkk,是怕他生气gggggbbbbkkkkk,明明两个人早已没有关系kkkkkgggggbbbb,可他只要声音一提高kkkkk,她还是会不自觉的低头kkkkk。如同做错的事小孩。

  虽然每次沈沉生气bbbbggggg,都是因为她做错了事情。

  小护士拿着一堆东西进来刚放下ggggg,正要问要不要帮忙kkkkkbbbbkkkkk,看到沈医生冰冷的脸ggggg,又不敢开口,她来这里上班有一年了bbbbkkkkk,可从未见过沈医生这么冷的脸bbbbbbbb,这么生气的样子。

  幸好这个时候沈医生开口bbbbbbbb,“你先出去吧kkkkkggggg?bbbb!?p>  小护士哦了一声,对着于心道ggggg,“姐,真不好意思bbbggggg!?p>  于心笑了笑bbbb,“没事,小伤kkkkk,啊……”

  小护士看着这场景连忙退了出去bbbbggggg,心里捉摸不透kkkkk,难不成沈医生跟她关系也不一般?身为他们人民医院黄金单身的一员gggggkkkkk,可是她们医院很多人的追求对象kkkkk,可沈医生直直说到,“他有女朋友了bbbbggggg?kkkkk!?p>  一句话拒绝了所有追求者,可问题就在,他来这医院也三四年ggggg,可谁也没见过他女朋友kkkkk,是以kkkkkkkkkkbbbb,很多人都说他是他拒绝别人的借口kkkkkkkkkk,可他对追求他的人都礼貌有加kkkkk,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不少人便纷纷猜测bbbbbbbb,他不会是同性恋吧?或者是有瘾疾kkkkkkkkkkkkkkk?

  于心忍着痛,这下手也太重了吧bbbbggggg,就算他恨她呀kkkkk,可医者父母心呀bbbbkkkkkkkkkkbbbb,她还是忍不住低声到,“轻点ggggg,轻点……疼gggggkkkkk?!?p>  真疼bbbbbbbbbbbbkkkkk。

  “你还知道疼,发烧了为什么不说kkkkkggggg!”

  沈沉嘴巴是这样说着kkkkk,可手里的动作不由自主的轻了一些。

  于心眼眸垂下kkkkkggggg,看在他手机在白大褂里闪亮着绿色的屏幕,回忆似乎就被着嗡嗡嗡的响声给拉扯着ggggg。

  那时他们第一次约会,二十来从未感冒发烧过的她gggggggggg,破天荒的在那一天发烧了gggggbbbb,可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呀,她怎么可能因为生病就不去了bbbbggggg,她就只能顶着昏沉的脑袋去跟沈沉见面gggggggggg。

  可沈沉一牵她手就发现了,摸了摸她的额头ggggg,对着她喊到kkkkkkkkkk,“发烧你怎么不说?kkkkk?bbbb!”

  她支支吾吾说到,“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嘛bbbbbbbbbbbbggggg?”

  沈沉被她气的半响没说话,拉着她去了医务室bbbbbbbbbbbb,结果他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医务室过的bbbb。

  “把体温计夹好!”沈沉突然拿着体温计递给她bbbbkkkkk,打断了她的回忆bbbb,她愣愣接了过去,夹在腋下。

  “在这里老实呆着ggggg,我去拿点药bbbb?!彼运龈懒艘痪鋑ggggggggg,端着那个盘子开门出去了。

  沈沉出去没多久bbbb,一个女的就推门进来,“沈……”

  看到房间里的人,一个沉字就卡在了喉咙里。

  于心抬眸看了过去ggggg,微微一笑,朝着门口得女人点了点头gggggkkkkk。这个女人她认识bbbbkkkkkkkkkk,叫慕悦bbbb,喜欢沈沉kkkkk,现在他们两个,应该在一起了吧bbbbkkkkk。

  她掏出体温计看也没看bbbbbbbbggggg,放到桌上,拿起缴费的单子,指了指额头kkkkk,“我是来看病的,我先去缴费了bbbbkkkkkgggggbbbkkkkk!?p>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单子kkkkk。

  慕悦笑了笑gggggggggg,落落大方的往沈沉位置上一坐bbbbbbbb,“我正好接沈沉一起吃饭bbbb,多年没见gggggggggg,要不一起吃个饭?”

  若是当年的她bbbbgggggkkkkk,一定没脸没皮的笑着到gggggbbbb,好呀,可现在的她gggggbbbbkkkkk,那一点点的自尊心强的要命bbbb,慕悦不就是在向她炫耀bbbb,沈沉是她的么kkkkk?

  她笑了笑起身kkkkk,“不了,我还有事kkkkkkkkkk?ggggg!?p>  “老陈kkkkkkkkkk,你怎么跟老赵一样可恶了bbbbkkkkkggggg,既当着我的面吃麻辣烫和烧烤kkkkbbbkkkkkbbbb!”213病房传来一阵咆哮声。

  陈静香拿出买来的冰棒ggggg,吃了一口gggggkkkkk,直接无视陆美人得愤怒kkkkkbbbb,“是老赵让我这么做的,谁让骗我们的gggggkkkkk,这就是报应kkkkkkkkkkbbbggggg!?p>  美人闻着满屋的烧烤香bbbb,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痛心疾首kkkkkkkkkkbbbb,“你变坏了bbbb,从前那个单纯善良的你去哪了ggggg?”

  于心从门口走了进来,往沙发上一坐bbbbkkkkk,“香ggggg,给我一根kkkkk,降降温bbb!?p>  两人看到她额头的伤,美人开口到bbbb,“你额头怎么回事?”

  陈静香用嘴咬着手里的冰棒,拿出一根冰棒kkkkk,还把袋子剥了才递给于心bbbbkkkkk,她也很想问bbbbbbbb。

  于心吃了一口kkkkk,喉咙火辣辣的疼这才觉得稍微好了一点点kkkkkkkkkkkkkkk,但一开口还是很疼gggggkkkkkggggg,“不小心被一个护士撞到的kkkk!?p>  美人怀着不明的笑意kkkkkbbbb,“见到他了?”

  于心嗯的一声点了点头,“我还见到慕悦了kkkkkbbbb?kkkkk!?p>  陆美人的笑瞬间就僵硬了ggggg,嘀咕道kkkkk,这也太巧了吧?想见的不想见的都见到了。

  于心把手中的单子扔在桌上gggggkkkkk,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和车钥匙,“老陈kkkkkkkkkk,你去把费用交了,我先回去了?ggggg!?p>  “哎,这些你不吃了?”

  “不吃了kkkkk,喉咙痛kkkkk?!?p>  静香哦了一声,“你车我来的时候看到贴罚单了kkkkk?!?p>  于心往陆美人那里看了她一眼kkkkk,“你的事kkkkk?!?p>  陈静香和陆美人对视一眼kkkkk,陈静香唉声叹气bbbbgggggggggg,“老赵见到慕悦那个女人既然落荒而逃gggg?bbbb!越来越不像当年的她了?!?p>  陆美人叹了一口气gggggbbbb,“你把那个冰棒给我我就告诉你她落荒而逃真正的原因bbb!?p>  结果她把冰棒给她bbbb,这个死女人既然骗她gggg?!

  沈沉去拿了退烧药跟破伤风bbbbgggggkkkkk,一回来人就不见了kkkkk,办公室坐在慕悦,桌上放着体温计,他拿起一看ggggg,39度bbbbgggggkkkkkbbbb,“她呢kkkkkkkkkk?”

  慕悦心中闪过一丝失落bbbbggggg,就这么在乎她吗bbbbbbbb?七年了,她陪在他身边七年kkkkk,难道她就看不见吗,可她还是收拾了心中的失落bbbbkkkkk,笑着道,“她说她要去交费bbbb?ggggg!?p>  沈沉这一肚子的火bbbbkkkkkbbbbbbbb,人都要烧傻了bbbbbbbb,还去交费,可他去了交费大厅bbbbgggggkkkkkggggg,压根就没看到她人kkkkkkkkkkbbbb,只能去病房了bbbb,病房也没她人,“赵于心呢??!”

  陈静香正吃的蘑菇bbbbggggg,看到站在门口的人kkkkkgggggbbbb,吓的她把那个蘑菇整个吞了下去bbbb,老赵落荒而逃原因原来是他呀!

  陆美人正啃着冰棒ggggg,这冰棒是她好不容易才骗静香拿给她的,陈静香连忙喝了一口水gggggbbbbbbbb,陆美人阴阳怪气道bbbb,“还能去哪bbbbbbbb,回家了呗?!?p>  沈沉掏出手机把那串号码输了进去ggggg,那边响了很久也没接gggggbbbbbbbb,沈沉还以为是她记得他号码kkkkkgggggbbbb,不肯接通bbbb,正要开口让她们打kkkkkkkkkkbbbb,那边嘟的一声通了ggggg,“喂,您好bbbb,我是赵于心kkkkkggggkkkkkkkkkk!?p>  多么管方的开场白。

  原来他的号码她已经不记得了bbbbkkkkk。

  “你在哪gggggkkkkkbbbb?”

  “沈沉?你有事吗?”

  “我问你在哪?gggggkkkkkbbbb?!”

  “我正准备开车回家?kkkkkbbbb!?p>  沈沉气的把电话一挂kkkkkbbbbbbbbbbbb,她这样能开车吗ggggg?这个女人怎么七年不见,还是这样任性?kkkkkgggggbbb!沈沉转身就走bbbb。

  陆美人连忙喊到gggggbbbb,“她车停在南门那个建材市场违禁停车的地方了gggggkkkkkbbbb,北京现代bbbb,车牌号是,ycxxxggggg!”

  陈静香不放心kkkkk,起身kkkkkbbbbggggbbbbkkkkk!拔一故侨タ纯窗伞?p>  陆美人伸手隔空拦住她,“别别,沈沉他肯定会去的,你就看他刚刚那个样子ggggg,你去不是当电灯泡了嘛bbbb!”

  于心一把扯下放在挡风玻璃上的罚单,打开门gggggbbbbbbbb,把手机往副驾驶上一扔kkkkkbbbbbbbb,把钥匙插好bbbbkkkkk,拿起旁边的水bbbbbbbb,咕噜咕噜的喝了半瓶bbbbbbbb,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余光看到副驾驶的手机gggggggggg。

  莫名其妙?gggg!

  正要发动车子,砰砰砰kkkkkggggg,玻璃上映出沈沉的脸ggggg,还有他从透过来的声音gggggkkkkkbbbb,“下车bbbbgggggbbbbbbb!?p>  于心没有下车kkkkk,只是把玻璃按了下来,“有事吗kkkkk?”

  于心还没反应过来gggggbbbb,沈沉已经从窗户上伸手把门打开了,半个身子探了进来bbbb,她往后一退bbbbkkkkk,“你干嘛kkkkk?”

  手长就是好呀ggggg。

  沈沉伸手解开她的安全带bbbb,一把她拉了出来,塞进了副驾驶kkkkk,把安全带一系bbbb,自己坐在的驾驶座bbbbggggg,把药递给她kkkkk,“把药吃了kkkkkgggggkkkkkkkkkggggg!?p>  这一连串动动作太快了bbbbkkkkk,让还是昏沉沉脑袋的于心呆呆把药吃了接过他手中的水,“谢谢bbbbggggg?kkkkk!?p>  沈沉把安全带一系,发动了车子bbbb。

  于心不好意思bbbbkkkkk,“那个kkkkk,我自己开回去就好了?!?p>  沈沉眼眸都没抬,“你还是不要给交警跟医疗工作人员添加负担了ggggg?kkkkkggggg!?p>  原来不是担心我呀。又自作多情了bbbbkkkkk。

  于心侧过脸看着窗外bbbb,“那就麻烦你把我送到南铃苑gggggbbbb,谢谢bbbbbbbbbbb!?p>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kkkkk,还是发烧的原因,她陷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状态bbbb,感觉好像自己睡着了bbbb,可胃部传来温温的疼痛又让她意识清楚,今天早上太着急了,现在都只还吃了一根冰棍,这退烧药估计是要饭后才能吃的吧bbbbkkkkk?

  又让她遇到了沈沉gggggkkkkk,还是她这副刚睡醒的模样kkkkk。

  哎bbbbkkkkk,谁不想在前任面前能风风光光的,用一切外表证明bbbbbbbb,这几年没有他bbbb,她一样活的很好kkkkkbbbb。就算是伪装也要伪装好kkkkk。

  还遇到她的情敌gggggggggg。

  是以ggggg,谁能明白她现在这份想要钻地洞的心。

  可即使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那梦如同潮水般的向她袭来ggggg,无处可躲,无处可藏bbbb。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