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李逵劈鱼 短篇 短篇小说 对眼实录

第二十四章 顾明与咖啡

对眼实录 Arry阿瑞 3295 2019-05-06 22:29:34

  我们记忆最精华的部分保存在我们的外在世界,在雨日潮湿的空气里kkkkkkkkkk、在幽闭空间的气味里、在刚生起火的壁炉的芬芳里gggggbbbb,也就是说kkkkkbbbbgggggkkkkk,在每一个地方kkkkkbbbb,只要我们的理智视为无用而加以摒弃的事物又重新被发现的话bbbb。那是过去岁月最后的保留地,是它的精粹,在我们的眼泪流干以后,又让我们重新潸然泪下。

  罗悬其实想说他并不想念顾明的,你说他原本一个走南闯北的人kkkkk,女朋友不说一地一个但是也从来不缺kkkkkkkkkk,顾明是挺特别的gggggbbbb,但也没有特别到什么程度吧kkkkkbbbb!罗悬一直到回来前夕都这么安慰着自己gggggkkkkk,可惜这么一段日子过下来他发现他错了kkkkk,而且是大错特错bbbb。

  自从回家以来他一直忙于工作kkkkk,有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忙到觉得自己可以把顾明忙忘了,可是自有一晚他梦回江城和顾明在一起吃早饭之后gggggggggg,他就知道他是忘不了放不下的bbbbbbbbbbbbbbbb,平日里自己虚着一口气自己gggggbbbb,骗自己没事、骗自己骗工作bbbbgggggkkkkk、骗自己顾明只是一个有缘无分的人kkkkkggggggggggbbbb,但是有什么用呢?他又一次打开自己关闭很久的朋友圈又重新关注起里面的人事和动态kkkkk,他劝慰自己其实并不是想看顾明的近况才看的,而是因为要随时关注关注下属和同事的生活嘛ggggg,但是这样自欺欺人又有什么用呢kkkkk?他每次试着发一条动态之后就会盯着顾明是不是会给他回应或者点赞kkkkkggggg,他觉得这样不好,可是他每天没事的时候就会专门点开顾明的朋友圈看看她今天又做了什么gggggggggg,甚至于,甚至于还让自己江城的朋友经常去她的店里坐坐,说那里环境也不错gggggbbbbbbbb,老板也不错很适合谈事情。其实bbbbggggg,其实他就是想从别人的动态里知道一点她的近况bbbbggggg,谈起江城的时候可以貌似随意地和别人谈起一些关于她的只言片语。

  今天bbbb,罗悬又打开了朋友圈开始了窥屏的一天kkkkkbbbbbbbb,嗯:今天做新品了么kkkkk?这个鸡尾酒看起来还不错bbbb,怎么就是取了这么个名字ggggggggggggggg?夏夜之恋也真是够土的,不过这个是什么味道的?看这清亮的绿色应该是蛮清爽的一种味道吧kkkkkggggg!罗某人嘴上一面嫌弃着kkkkk,一面想着过两天晚上工作忙完之后要不请公司里的人一起去喝上一杯吧kkkkk!点上杯差不多的bbbb!

  今天早上罗悬的心情特别的不好kkkkk,他摔着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kkkkk,一堆的文件从空中被他重重地拍在了实木的办公桌上:下属的项目被完成ggggg,估价没算好,就连······就连顾明的身边都多了一个叫林迁的小子ggggg!他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在朋友圈看到的自己朋友发的那条视频的时候他都快疯了:什么林迁?什么吉他kkkkkbbbb?什么喜欢的人?什么Fly me to the moonkkkkk?罗悬躺在床上一面生气一面就开始翻看去江城的机票kkkkk,可是······可是万一顾明她现在已经把自己忘了呢bbbb?比较一言不发就走的人是他kkkkkbbbb,亲完就跑的人也是他kkkkkbbbb,自以为潇洒kkkkk、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是他kkkkkbbbbkkkkk,听自己妈妈的话回来接受企业准备听从“政治联姻”的都是他!他有什么资格去生气gggggggggg?他凭什么呢kkkkk?是?kkkkk?!他凭什么kkkkkkkkkk?

  罗悬想着想着就笑了kkkkkkkkkkggggg,他颓然地躺在自己的椅子上,右手臂遮在自己的双眼上kkkkkggggg,像是有些害怕今天从窗户里透出来的强烈阳光gggggkkkkk。

  今天罗悬下班的时候,居然破天荒地说要请大家去清吧喝酒聚会了,搞得下属一脸惶恐kkkkk,一个个面面相觑:难道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还是这个笑面虎在设一个陷阱kkkkkggggg,其实是他们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或者图纸画错了要把他们开除ggggg?这其实是一个鸿门宴?就在员工们一个个人人自危暗自揣测的时候gggggggggg,罗悬下班后就只是真的带他们去了一家附近格调不错的清吧请他们喝酒而已kkkkk,等大家一起喝得半醉不醉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时候,员工一个个这才放下心知道今天只是老板间接性大发善心而已,所以一个个放心大胆地敞开了喝bbbbgggggbbbbggggg,反正平常罗扒皮也没少剥削他们,羊毛出在羊身上,难道还不让我们这波韭菜高兴一回么ggggg?正所谓酒壮悚人胆艺高人胆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kkkkk,公司著名的“一瓶倒”——老杜bbbb,在几杯鸡尾酒下肚之后就不顾别人劝着别去送死的动作和眼神bbbb,大胆地拿着一杯酒上前拍上了独自一人坐着的公老虎的肩,老杜醉鬼嘴里嚼着做装饰的薄荷叶gggggbbbbggggg,打着嗝拍拍罗悬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唉,罗总,我看你比我还小两岁,我今天就叫你小罗了!怎么样?”

  罗悬坐在吧台前摆弄着手里的手机kkkkkbbbb,在听到来人的声音之后转头侧脸看着旁边一身酒气的醉鬼kkkkkkkkkkgggggkkkkk,在听到“小罗”这两个字的时候kkkkkggggg,不自主地挑了挑眉。

  老杜隔着眼镜看着今天这个罗总,奇怪道:诶bbbb?罗总今天怎么还挺不正经的ggggg?摇摇晃晃的kkkkkbbbbggggg,不过看起来比平砨bbb?墒强砂嗔?!他老杜今天要语重心长地想和这个年轻的小罗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于是他干脆不客气地一个大胖屁股坐在了罗悬旁边的椅子上,拍拍罗悬道:

  “唉kkkkk,小罗啊,你说你,要是都像今天这样多好gggggbbbb,你啊bbbbggggg,年轻人不懂,你啊就应该和我们多聚聚知道么kkkkk?虽然咱们是下属kkkkkkkkkkbbbb,但是bbbbbbbb,但是我们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嘛bbbb,你说是吧kkkkk!来,走一个kkkkk!”罗悬饶有兴致地配合地这个和他勾肩搭背的醉鬼碰了一杯kkkkkggggg,想看他接下来怎么继续表演kkkkk。

  得到小罗配合的老杜更是得意忘形ggggg,觉得今天的小罗怎么就那么善良可爱呢,于是接下来更是滔滔不绝地口水直飞kkkkk,甚至还操起了媒婆的心:

  “我说小罗啊,你这个人就是有点不接地气kkkkkggggg,你看看你青年才俊海归人士bbbbkkkkk,平常就要多和下属和我们多交流交流bbbbbbbbkkkkkkkkkk,你看看kkkkk,今天这个氛围不就很好嘛bbbbggggg?発kkkkbbbgggggggggg?来,喝ggggg!”醉鬼在强行和别人碰了一杯之后,另一只手还止不住地在别人的背上乱摩挲着kkkkkggggg,继续道:

  “你看看你gggggggggg,成天一上班就板着个脸,一下班就玩消失ggggg,你这样别说以后找不到下属我看啊ggggg,你连女朋友都找不到ggggg!我和你说kkkkkbbbbbbbb,人啊就是要······”

  罗悬在听到这找不到女朋友这个评价之后倒是很有兴趣似的ggggg,有点认真地追问醉鬼道:

  “那`······你说我怎么才能追到一个女孩子gggggkkkkk?她······她还挺好的kkkkkbbbbbbbggggg!?p>  罗悬脑子里自动就出现了顾明在咖啡店忙来忙去的身影,他看了看吧台前面的调酒小哥bbbb,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九点四十五分了bbbbbbbb,这个时候她也应该像他一样正在忙上忙下吧!不bbbbkkkkkkkkkk,这时候应该她身边应该有一个人ggggg,那个叫做林迁的人在帮她的忙吧gggggkkkkkbbbb!她······应该也不会像以前那样kkkkk,自己要干这干那的那么累吧gggggbbbb!她以前总说自己一个人撑着一家店太累了kkkkk,现在应该好了吧!看这明明是好事啊,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开心不起来呢kkkkk?

  罗悬在想到这里的时候bbbb,手里的高脚杯不由自主地越捏越紧kkkkkkkkkk,看得前面的吧台小哥都直盯着他生怕他直接给它捏碎了kkkkk。

  醉鬼老杜在听到小罗的八卦之后一下子瞪圆了平常细细的眯眯眼,整个人都灵敏起来kkkkk,他凑到罗悬的脸上认真问道:

  “谁kkkkk?是谁?小罗你和大哥我说kkkkk,这个世上还没有我老杜搞不定的妞儿呢!”

  罗悬一只大手拍在那张凑得太近的醉鬼的脸上bbbb,把他推得远了一点儿,但是谈起那个“她”的时候gggggggggg,语气却是异常的认真甚至还带有一点羞涩kkkkk,罗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倾诉欲这么的强甚至和这个醉鬼认真谈起了她:

  “她啊,她挺单纯的ggggg,傻傻的bbbb,痞气还有点儿倔,她还······还挺喜欢吃大蒜的kkkkkkkkkk?!?p>  罗悬在说道大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神还闪了闪kkkkkkkkkk,那这杯子碰了碰桌子kkkkk,低下头笑了笑:

  “可是kkkkk,最近······最近她身边好像bbbbkkkkkkkkkkkkkkk、好像有了另外一个人kkkkk,我······我不知道?!?p>  罗悬说到另一个人的时候忽然叹了一口bbbb,双手捂脸,然后一下子把鸡尾酒灌进了喉咙ggggg。

  醉鬼杜多灵敏啊,他一看小罗这个样子就知道有情况ggggg,于是凑上去就是一顿连环炮:

  “大蒜ggggg?那还挺好kkkkkggggg!杀菌消毒的bbbb!不错不错bbbbbbbb!”

  醉鬼在感慨之后喝了一口酒继续接下来的打探:

  “她是哪里人gggggkkkkk?我们本地人吗bbbb?多大ggggg?好不好看ggggggggggkkkkk?皮肤白不白ggggg?高不高?性不性感?什么职业kkkkk?头发长还是短?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ggggg?爱好是什么ggggg?健身么?活不活泼开不开朗?以后想要几个孩子?”

  罗悬本来还认真在听着kkkkk,但是在听到醉鬼后面问出的这一连串的问题之后kkkkk,罗悬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和这个醉鬼说这些kkkkkkkkkkbbbb。

  罗悬拨开醉鬼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之后就准备起身离开bbbbggggg,就在这时候闭着眼趴在桌子上的老杜醉鬼忽然嘟囔出声:

  “可别管她身边有几个人啦,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和她说啊,一定一定要和她说,一定要说啊ggggg,一定要说啊小罗gggggkkkkk!一定要说?kkkkkkkkkkkkkk!”

  罗悬听到这声之后忽然站定ggggg,他站在清吧昏暗的灯光里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强大的信念似的在驱使他:要说对吧gggggggggg!那就说gggggbbbb!他罗悬想要的人还有得不到的么kkkkk?

  他转脸看着那个还趴在吧台上的醉鬼,忽然有些感谢他今天的“前来受死”ggggg,他走到后面打断了那群拿着手机录像幸灾乐祸看老杜好戏的吃瓜员工们kkkkk,撇撇头眼神示意他们把老杜给送回去,而他kkkkk,他要走了bbbbggggg,他要去见那个一定要见的人kkkkk,说一定要说的话去了。

Arry阿瑞

你怎么不和我说呢?不说拉倒!老子打一辈子光棍bbbb!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